她柔软的大胸让我无法控制

  • 时间:
  • 浏览:52
  • 来源:德祥微秀

突然,一圈淡淡的绿光从湖中幻现,接着,湖水泛起阵阵漩涡。蓦地,一股湖水冲天而起,如银龙腾空一般。

天地间弥漫着一股强大的引力。

呼呼,湖畔的双龙山上,有两个游人扯着惊呼声,被吸入湖中。

“银龙”落下。

又是一阵漩涡泛动,一条人影被扔了出来,摔在湖边。

湖面渐渐平息,似乎一切不曾发生过。

过了一会儿,那个被湖水抛上来的人影动了动,接着坐了起来。

东方的天际一片火红,朝霞映照在他年轻帅气的脸,更增添了几分阳光和俊逸。只是,此时他望着面前的湖水,一脸的茫然。

“老子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在和陈老师游山吗,怎么到了湖边?”

青年转头看看身后的双龙山,两眼写满了疑问。

“哦……”青年拍拍额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老子刚才骑过双龙石……”想到双龙石,青年两只眼里透露着恐惧的sè彩,身子不由得一颤。

“银龙飞天……传说中的银龙飞天……”青年双手扶地,朝后倒退着,突然低头看到自己的衣服,一呆。

咦,我身上怎么穿着陈老师的衣服?青年记得自己早上起来,陈老师喊他来爬山,他换了一身青sè的运动装,而此时,身上穿的却是白sè的t恤和灰sè的裤子。

这分明是陈老师的衣服啊。

奇了怪了,陈老师呢?青年转头四顾,目光触及湖心,蓦地呆住了。他看到湖面上飘着一具尸体,一身的青sè运动装,依稀是自己的影子。天哪,怎么会这样。青年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正要伸手去拉,忽然,湖面上泛起一个漩涡,自己的尸体不见了。

青年扑通坐倒在地,一时恍若梦中。今天的遭遇太离奇了。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低头看看湖面,依稀看到了自己的面目。

陈老师?!天哪,我怎么成了陈老师?

不好,是灵异,一定是灵异。

青年掉头就跑,突然一道绿光刺激着他的眼球。青年发现在刚才自己卧身的地方,静静地躺着一枚碧绿sè的戒指。

青年俯身捡了起来,撒开脚丫子就跑,刚跑出几十米,看到远处的公路上开来一辆jing车。

青年那颗蓬蓬直跳的心,总算踏实了些。他赶紧迎着jing车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叫:“快停车,停车。”

jing车在陈冬面前停下,一个民jing跳了下来。

“你好,你是陈冬陈老师吧?我是刑jing队副队长岳关。”民jing上前和陈冬握手。

好手劲。

青年下意识地把手一缩,忍不住打量他一眼,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高大,浓眉大眼,人很jing神,尤其穿着一身jing服,显得很有英气。

“我……我是陈冬。”青年嘴上应着,心中却纷乱的很,因为他的确叫陈冬,却不是岳关口中所指的陈冬。他知道,岳关一定将他误认为是自己的老师了,他的老师也叫陈冬,是陈冬画馆的画师,只是年龄比他大了两三岁。

“刚才有附近的百姓报jing,说双龙湖又出现银龙飞天异象了,陈老师一身的水,难道……”

“岳……岳队长,我们……我们还是车上说吧。”陈冬一低头,钻进车上,忍不住瞥一眼车窗外的双龙湖。

此时的双龙湖静静地卧在山下,如同一面镜子。

“陈老师,刚才发生了什么?”岳关上了车,坐在陈冬身边,问道。

“刚才……刚才我正在湖边游览,山上滚落了一块巨石,倒是砸起了不小的水花,他娘的,溅了老子一身,要说巨浪玄乎了些,这里又不是东海。”

听到陈冬粗口,岳关皱了皱眉头,朝湖面望了一眼,又回头看看双龙山,说:“既然你没事,那就好,什么银龙飞天,我总觉得是空穴来风。”说着,岳关一摆手,示意司机开车。

顺着公路往南,差不多有五公里,便是海滨城市双龙城了。

jing车进了城,陈冬拍拍岳关的肩膀,说:“岳队长,帮个忙,把我送到双龙湾去吧。”

“双龙湾?你不去画馆吗?”

“我……我去双龙湾有点事。”

“好吧。”岳关点点头。

双龙湾,双龙市的一个附属镇,在双龙城东,距离双龙城只有七八里路。

很快,jing车开进了双龙湾。

陈冬跳下车,来到东首的一条胡同口。

胡同口有一个包子铺,掌柜的包老头和陈冬算是忘年交。此时,包老头正在门口吆喝着。

由于双龙湾是双龙县靠近东海最近的城镇,因此,这里常有一些旅客前来观光,包老头的包子从早卖到晚,生意一直不错。

陈冬张张嘴,刚想招呼一声。包老头已经先开口了。

“喂,兄弟,是来看海的吧,尝尝我的包子吧。”

陈冬想起此时自己的样子,知道包老头没认出自己来,他嘴巴又张了张,闭上了。虽然包老头是他的好朋友,可是,这件事一句两句话也说不清,又见他这么忙,还是另找机会吧。想到这,陈冬摆摆手,走进了胡同。

胡同最里面一座院落,就是陈冬的家。

一排三间,独院。

门上着锁。陈冬一摸腰带,掏出一串钥匙,心却咯噔一下。

钥匙有几把,但是,都非常陌生。

唉。陈冬苦笑一下,怎么忘了这件事,我的肉身都不在了,钥匙自然失落在湖中,而这串钥匙,是陈老师的。

无奈,陈冬走出了胡同。

一辆红sè的微型小车突然停在路边,车上跳下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子。

咔咔咔,清脆的皮鞋声急促地响着。

陈冬转过身来,不由得一呆。

一头波浪般的头发,在风中微微飘动,两道秀气的眉毛下,一对明亮的眼睛,如海水般深邃,玉一般光洁的鼻子下,是红艳艳的嘴唇。上身是ru黄sè的t恤,由于跑动,一对鼓鼓的酥胸,几乎要从低领中跳跃出来,两团炫目的白光,刺着陈冬的眼睛,细腰下是一条超短的牛仔裙,翻着边,两条修长的**,充满了诱惑。

这女子是陈冬的小师娘唐莎。

陈冬的心突然紧张起来,掌心出汗。怎么办?要不要把陈老师死去的消息告诉小师娘?

“老公,你怎么到双龙湾来了。”唐莎玉唇轻启,香舌蠕动,声音柔美之极。每次听到唐莎的声音,陈冬心麻酥酥的。

陈冬嘴巴刚张开,香风袭体,温软的身子贴了过来,手也被小师娘轻轻地握住。

虽然进入画馆两个月了,但是,陈冬从未和小师娘这般近身接触过,虽然,他一直有亲近的心。

带电一般的感觉,传遍了全身。陈冬身子一软。

“老公,你怎么了?”唐莎搀扶住陈冬。

“你……你怎么来了?”陈冬低下头,看到了红sè凉鞋中的一对玉足。

美丽的弧形,晶莹白皙,紫红的指甲油,让陈冬一阵阵炫目。

“我听说双龙湖发生了怪异现象,担心你的安危,打电话咨询刑jing队,听岳队长说,你来了双龙湾。”

“我……我没事。”陈冬吞吐着。

“老公,你好像受了惊吓吧?”唐莎去摸陈冬的额头。

陈冬一把按住唐莎的手。本来,他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想把唐莎的手拿开,但是,等他握到那只手后,顿时心中一荡,身子有些飘飘忽忽的,就像进入了云端,哪里还舍得松手,心道:陈老师死了,我借了他的身体重生,我要说明真相,还是……还是冒充陈老师……

想到这,陈冬忍不住瞥一眼唐莎。

两人贴身而立,陈冬的目光很容易便钻进了唐莎的低胸t恤中,那两团ru白,让他无法抵抗诱惑,将想说的话咽了下去。他要隐瞒真相,成为小师娘的老公。

“老公,我送你回家吧。”说着,唐莎一拉陈冬,朝微型车而去。

陈冬坐在副驾驶位上,身边的美女,虽然是小师娘,无论面目、身材、声音,那种极端的xing感和诱惑让陈冬无法抗拒。

阵阵幽香飘在鼻端,陈冬瞥眼看到唐莎那双修长白皙的腿,忍不住伸出手,慢慢地靠了上去。

唐莎瞥眼看到陈冬的神sè,柔声说:“老公,别这样,我知道这几天你想我了,等回家好不好?路上要注意安全。”

陈冬不情愿地缩回手,唐莎那娇柔的样子,让他心痒难耐。

车经过双龙大道,来到东区,在一栋两层小楼前停了下来。

小楼坐北朝南,如同一座庙宇,琉璃瓦,飞檐斜挂,雕梁画栋,古香古sè的,一楼大门的上方挂着一个牌匾,上写:陈冬画馆。

这地方,陈冬自然熟悉的很,因为两个月来,他经常来这里学习书画。

推门进来,便是画馆的展厅,四壁挂满了各种写生的作品,有素描,有写意,有人有物,其中有一张美女出浴图,画中女子如同仙子一般,长发披散,玉臂轻舒,正微微低头裹着浴巾,她的一条腿伸直,一条腿踏在椅子上,xing感无比,正是唐莎。

陈冬忍不住在小师娘的画像前停了下来。

身后皮鞋声咔咔响动,唐莎停好车走了进来。

“老公,我看你今天情绪不太正常,是不是游山累了,对了,你不是和你的学生一起去的吗?他人呢?”

“哦,他……他提前走了,说是去外地和爸妈聚会。”

唐莎轻声说:“走了也好,我每次来这里,他都sè迷迷地看着我,说实话,我觉得你不该收下他。”

“我……我也是为他好,他有这方面的灵xing。”陈冬脸上一热,心说:没想到老子在小师娘心目是如此一种印象。这让他越发不敢暴露身份,否则,如此美人,他就别想靠近了。

唐莎轻叹一声:“你学生啊,我看根本就不是学书画的料,你偏要收下他,唉,看他吊儿郎当的,每次学习都心不在焉,怎么能学好,对了,你这次带他逛山,他有什么感悟没有?”

陈冬想起今天凌晨,陈老师带自己上山的情景。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让自己感受一下大自然的美,他说,作为一位画师,要想做到胸有成竹,就要多看,多想,多练,只有多接触大自然,发现身边的美,才能绘画出美的作品来,只有心中有爱,才能描绘爱的画卷……

“好了,不说他了,我去做饭……”说着,唐莎见陈冬发呆,进入后门,去了厨房。

陈冬坐在沙发上,不由得一阵胡思乱想,先是想到今天的遭遇,简直无法想象,继而想到和唐莎相拥而眠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什么,看你一脸的坏笑,一看就知道没想好事。”唐莎倚在后门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唐莎的样子让陈冬一阵冲动,他忽地奔过来,一把抱住唐莎。

唐莎腰里还系着围裙,两只手伸展着,叫道:“老公,你干什么啊。”

“我……我想要……”陈冬刚才想到和师娘的暧昧处,早已冲动起来。唐莎和他身子紧贴着,感觉到他小腹下面的变化,轻声嗔道:“你啊,是不是沾染了你学生的歪风邪气?平时靠也不肯靠我,今天怎么啦?”

“我……我想要……”说着,陈冬将头拱在唐莎的胸间,虽然隔着一层t恤,但陈冬还是能感觉到那两团肉软软的,温温的,顿时间浑身热血沸腾起来。

渐渐地,唐莎也就习惯了穿低胸装。她那对丰满的酥胸,每每在陈冬眼前晃来晃去,都能让陈冬燥热难当。他不知梦中多少次接触过这对宝贝了,只是每次的感觉都很虚幻,而这一次,感觉是清晰的,真实的,直接的。

唐莎在陈冬的脖颈间哈了口气,轻声说:“好啦,老公,先吃饭吧。”

这顿饭,其实包括炒菜的时间,前后不过四五十分钟,但是陈冬觉得,简直就像过了四五十天般漫长。

好容易等唐莎收拾完碗筷,陈冬一把抱起唐莎,冲进了卧室。

卧室在画馆在洗手间和厨房之间,虽然只有十平方左右,但是,陈老师有些洁癖,卧室里收拾的干干净净,靠东墙是一张单人床,对面放着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放着一台三十五英寸的液晶电视和一台笔记本,紧挨着写字台的是一张衣橱。陈冬将唐莎放在床上,伸手便去抓她的t恤。

“等等。”唐莎握住陈冬的手,柔柔地望着他问:“老公,我觉得你今天和以前不太一样,你怎么了?”

陈冬两眼血红,气息沉沉,也不搭腔,低头就朝唐莎的胸前拱去。唐莎轻叹一声:“老公,你是不是病了?以前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我想你了,我们有一些ri子不在一起了。”

陈冬记得唐莎有几天不来了。

唐莎沉吟了一下,说:“好啦,我今天不走了,好好地陪你就是了,可是……你今天的表现……简直变了一个人,你的病好了吗?”

病?什么病?陈冬心说:陈老师有什么病吗?

“你啊,每次人家来了情致,你却抬不起jing神来,老公,我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陈冬胡乱地说着:“是啊,我现在和以前不同了。”

“真的吗?怎么会呢。”唐莎半信半疑地看看他的裤子,摇摇头,说:“瞧你衣服上,脏兮兮的,快去洗个澡吧。”

陈冬低头看看,他的t恤和裤子,尤其是雪白的t恤上,水分干掉后,留下了斑斑驳驳的污点。

陈冬知道,陈老师向来注重仪表,干干净净的。于是,他赶紧来到洗手间。

陈冬脱下那身不属于自己的衣服,躺进浴盆里,想起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不住地乐出声来。

匆匆洗罢,陈冬sè心难耐,跳了出来。却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嘭地一声,陈冬的后脑摔在浴盆边沿上,昏了过去。

晕晕乎乎,陈冬觉得自己的灵魂渐渐脱出窍来。不好,我走了,陈老师不就只剩下一具尸体了吗?老子也活不成啊,再说,我怎能抛下这xing感迷人的师娘呢。想到这,陈冬意念一动,只觉得眼前有绿光幻动,灵魂再次进入陈老师的体内。

恍惚间,耳边有人在急切地呼喊。

陈冬慢慢地睁开眼,正是唐莎,满眼的温柔关切之sè。

陈冬伸手抓住唐莎,笑着说:“老婆,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

“老公,你可把我吓坏了。”唐莎松了口气,依偎在他的身上,柔声说:“我见你大半天不出来,就进来看看,没想到你昏倒在这里,你啊,是不是摔到了?”

“我……我滑了一跤,不过现在没事了。”陈冬站了起来。

唐莎扯下一条浴巾,裹在陈冬的腰间,扶着他回到卧室。

陈冬嘻嘻一笑,拦腰抱住唐莎。唐莎双手圈住陈冬的腰,柔声说:“老公,虽然我觉得你今天的表现怪怪的,可是……我倒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你以前躲躲闪闪,总把我往娘家推,我是护士,懂得些医学知识,我知道,你没有调解好心理,这些不算什么,只要你肯配合,一定可以治好的。”

“是,是……我会治好的。”陈冬说着,伸手在唐莎的大腿上摸着。

温软,滑腻,美好的感觉让陈冬陶醉地闭着眼睛。

唐莎似乎想着什么,半晌问:“老公,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

陈冬睁开眼,发现她轻柔的眸光中带着诱惑的sè彩,有些心慌:“老婆,我……我真的还是原来的我啊。”

“老公,我在担心你啊,因为你的变化让我想起了双龙石的传说……”

“呵呵,老婆,别瞎想,我……”

“等等,你刚才一笑,我怎么觉得有你学生的影子,你现在和他太像了。”

“不……不会的……”陈冬更加慌了,忙低下头,心念一转,忙说:“也许是我和他相处久了,被他感染了,也许我骨子里有他的那一面xing格,被他激发了出来。”

“好了,不说这些了。”唐莎伏在陈冬的怀里,轻声说:“老公,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

温香软玉抱在怀,陈冬哪里还克制得住,双手胡乱地在唐莎的身上抚摸着。唐莎被他刺激的渐渐上了情致。陈冬伸手去解她的短裙,唐莎突然想起一事,按住陈冬的手,说:“老公,你还没戴套呢?”

“戴套?”陈冬将头拱在她的怀里,说:“我不想戴,老婆,别戴了。”

唐莎忙推开他,摇摇头:“老公,结婚时咱们商量过的,说好了以后再要孩子,你……你看看咱们现在的样子,要是生了孩子,能养得起吗?”

陈冬一呆,忙说:“好,好,听你的。”说着,陈冬四处乱找。

唐莎伸手拉开写字台的抽屉,看了一眼,叹道:“上次你沮丧之下,把那东西全扔进垃圾桶了。”

陈冬忙说:“我出去买。”

陈冬刚要出去,唐莎的手机响了。唐莎接完电话,抱住陈冬,柔声说:“老公,对不起,急诊来了几个病号,我得马上赶去。”

算了,来ri方长吧。唐莎走后,陈冬将自己扔在床上,默默地望着屋顶,却一时哪里睡得着。

想起陈老师,陈冬眼前不由浮现了自己和陈老师相识的一幕。

大学毕业后,陈冬给在外地打工的爸爸妈妈通了电话,说自己要留在双龙城发展。

两个月前,陈冬到处求职,路过陈冬画馆时,停下了脚步。“陈冬画馆”,看到那两个熟悉的无法熟悉的名字,陈冬走了进去。里面是一间书画展厅。墙壁上挂满了字画,但是,陈冬对这些不感兴趣。他的目光望向展厅的一角。

那个角落,或许可以称为工作室,此时,正有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在认真地作画。从侧面看,他有着棱角分明的轮廓,皮肤白皙,一头飘逸的头发乌亮乌亮的,甩在脑后,看上去,真有几分艺术大师的范儿。

陈冬咳嗽了一声,那青年转过头来。

陈冬眼前一亮,好帅的小伙。两道浓眉斜插入鬓,一双俊目明亮照人,那略带微笑的嘴角微微上翘着。陈冬有些自惭形秽,嘻嘻一笑:“你好,打扰你了,请问,你……你也叫陈冬?”

青年笑笑,点点头:“是啊,我叫陈冬。”

“巧了,我也叫陈冬呢。”陈冬忙说。

“是吗?这么巧。”青年站了起来,挺拔的身材,伟岸的身躯。

青年主动和陈冬握手:“兄弟,你也是双龙人?”

“是,是,我家在双龙湾,刚才想找地方求职,看到了外面的牌子,不由自主地走了出来。”

青年上上下下看看他,问“看来,你就是我要等的那个有缘人啊,哈哈,喜欢不喜欢书画?如果喜欢,可以留下来,我收你为徒。”

陈冬虽然小时候也喜欢过书画,但是,缺乏这份执着,他正要摇头,突然,一阵咔咔的皮鞋声从身后传来,接着,只听一个柔柔的声音响在耳边。

“老公……”

那声音,就像棉花糖一样,一下子粘住了陈冬。太美了。他慢慢地转过头,身子蓦地一震,心蓬蓬地狂跳起来,眼睛越睁越大。

一个二十三四岁的美女站在门口。

声美,人更美。

哇,我……我不是在做梦吧,世上竟然有这么美的女子。陈冬揉了揉眼,绰约的身子,飘然而来,乌亮的如瀑布一样的秀发,在脑后轻荡。

皎月般的脸上,描着两道细细的眉毛,眉毛下,一双柔和的眸子中荡漾着chun水,让人见了,忍不住浑身有暖流在轻轻地淌着。

一米七出头的个子,如风中玉立的杨柳,上身是一条ru黄sèt恤,领口敞着,两团肉白鼓动yu出,t恤收在腰间,露出光滑的小腹,下面则是一条超短牛仔群,两条修长滚圆的腿看得陈冬热血沸腾。

梦,一定是梦。陈冬拍了拍额头,然后双手一张,居然想将这美若天仙的女子抱住。

香风过处,女子从身边袅袅而过,如小鸟投林,扑到青年的身上。

“老公,陪我去逛街吧,服装城的秋装已经上市了。”

那柔美的声音再度传进陈冬的耳朵里,陈冬的身子简直要被融化了,两腿一软,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他呆了呆,抬手咬了咬:不是梦,这是真的。

“他是谁?”女子突然转过头来,目光如两汪chun水。

“老婆,你说巧不巧,这位兄弟也叫陈冬。”

“他也叫陈冬,呵呵。”女子捂着嘴噗嗤笑了。五根白皙的手指如剥了皮的葱干一般。

“我……我真的叫陈冬。”陈冬感觉到声音有些发颤,嗓子发干。

青年笑道:“唐莎,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想找一位有缘人,将龙派书画艺术传承下去,对了……”青年目光望向陈冬:“我刚才的问话你还没回答呢,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愿意,我愿意。”陈冬再不犹豫,起身回答。

对了,小师娘的话意,好像陈老师以前有病,啥病?突然,陈冬想起一事。他忽地跳起来,转身便往外跑。

陈冬记得附近有个药店,于是溜达了过去。

陈冬刚来到药店外,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骑着电动车过来了。

陈冬一扭头,眼前大亮。

好水灵的女孩,皮肤如羊脂白玉,眉宇间似锁着淡淡的忧愁,两汪眼波如雾水一般迷离,看她的个头,虽然不及唐莎高挑,但也纤细匀称。

女孩无疑中瞟了陈冬一眼,神sè微愕,似乎被他帅气儒雅的外表吸引住了,蓦地玉面绯红,垂下头去。

陈冬见了美女,下意识地上前搭讪。

“您……您是这里的营业员吗?”

女孩转头再次看看陈冬,微带几丝羞涩,点点头。

“是的,不过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工作了……”

说着,女孩将门打开。

陈冬跟了进来,打量着药店。

药店的各种药分门别类,中药、西药;外用、内服;常用药,或者保健品。

陈冬走到保健品专柜前站下。女孩换上白sè的护士装,走到柜台后面,问道:“先生要买药吗?”

“我……”陈冬突然有些难以启齿。他赶紧溜达到一边的专柜,发现是老年人专柜。

女孩笑着问:“先生要给老人买药吗?”

“不,不。”陈冬拍拍额头,一时有些难以为情,不知该怎么回答但随即又想:我今天这是怎么了,什么难以为情,既然人家敢卖,我就敢买。想到这,陈冬大步走到保健品专柜前,朝里面一指,说:“我想买套。”

女孩蓦的脸红如布,声音如蝇,嗯了一声,移到陈冬对面,却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陈冬指着其中一种,说:“给我一盒。”

女孩拿了一盒递给他,赶紧转过头去。陈冬心中暗乐,看了柜台后面的标价,掏出陈冬裤兜里的钱夹,将票子拍在柜台上,转身快步走了出来。

回到画馆,陈冬将买来的避孕套放在写字台里,然后坐在床上,想象着唐莎到来之后发生的一幕,突然间,眼前浮现出一个陌生的水灵的女孩模样,居然是刚刚邂逅的药店营业员。

陈冬坐了起来,定了定神,来到展厅里。

展厅的一角便是陈老师的工作区。在工作区,摆着三张转椅,椅子前各放着一张画板。

中间一张椅子是陈老师的,左边的椅子是陈冬的位子,右边的椅子是一位女学生的。陈冬记得那位女学生只来过三次,便不来了,不是人家不想来,是陈冬经常调戏她。老子不过和你搭讪几句,至于嘛,再说,没人理你,你就不嫌寂寞?

陈冬坐在陈老师曾经坐在的位子上,拿起素描笔,想象着陈董老师曾经的姿态,甚至神态,回忆着他的每一句话。

可惜,陈冬已经记不太清了,因为他来这里,本就不是为了学习,哪里会用心记住陈老师的话。

一个人坐着无聊,画乱了三张纸,陈冬站了起来,想起了唐莎,他掏出陈老师的手机。

自己的手机早已不知去处,可是陈老师的手机也无法使用了,应该是进了水的原因。陈冬将手机往纸篓里一扔,然后掏出钱包看了看,只有三百多块钱,还有一张银行卡和身份证,只是,陈冬不知道卡上的密码。

陈冬摸了摸腰带上的钥匙,来到卧室里,打开写字台上锁的抽屉,果然发现里面放着一叠钱,数了数,一千三,还有一张存款折,可惜数额不多,只有两万多。

陈冬有些沮丧,我为什么不和一个有钱的老板一起逛山,如果我的灵魂借大老板的身体重生……不过,大老板多半肥胖,那身材我可不喜欢,陈老师虽然不算富人,毕竟他这身皮囊是可以打满分的。

想到这,陈冬将抽屉里的钱揣在兜里,走出画馆,到附近的手机店买了一款新手机,然后回到画馆,从纸篓里翻出进水的手机,卸下卡来。

刚把手机装好,外面进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眼睛非常大,虎头虎脑的,惹人喜爱。陈冬看他的样子,像极了自己小时候的样子,想到自己的肉身已经不复存在,不免对小男孩多了几分喜爱,赶紧走过来,蹲在小男孩面前,笑着问:“小弟弟,你要来学绘画吗?”

小男孩摇摇头,说:“你就是陈老师吗?”

陈冬嗯了一声。

“我看到你画馆外面的牌子,陈老师,我们一家刚刚搬到楼上,搬家的师傅刚走,爸爸胳膊不方便,妈妈想挪动一下衣橱,您能帮帮忙吗?”

“当然可以。”陈冬站了起来,摸摸小男孩的脑袋,笑道:“多可爱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我叫天天。”

“天天,好啊,名字非常好听,走吧,去你家。”陈冬一拍胸脯。别看他的心sèsè的,可是人很仗义。

在天天的带领下,陈冬来到楼上。

楼上正由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在忙碌着,衣服、锅碗瓢盆扔了一地。靠墙角,坐这一个汉字,一脸的质朴,胳膊吊在胸前,看到陈冬时,憨憨一笑。

听到动静,中年女子回过头来,看到了陈冬,忙说:“您就是陈老师吧?”

陈冬点点头:“是我,阿姨刚搬来吗?”

“是啊,今天刚租了这处房子。”

“好啊,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有什么需要的,你朝下喊一声就可以。”

挪动家具的过程中,陈冬发现,汉子不太喜欢说话,当陈冬望向他时,他之是憨笑一下,看到陈冬忙碌,只是简单地说着谢谢,却不会交流问候。

中年女子告诉陈冬,汉子是天天的爸爸,前不久他带天天爬山,摔了一下,至今胳膊还没有好。

说起天天,天天妈眼圈一红,似乎一肚子的话要说。她在床边坐下,摇摇头,揽过天天叹道:“天天刚小学毕业,他学习成绩一直非常好,也很懂事,可惜,考试前去游山,由于爸爸不慎从山上摔下来,天天受了惊吓,经常出现幻觉,只要幻觉一上来,就胡言乱语,像中了魔一样,毕业考试时,他又犯了,结果,成绩一团糟……”

说到这,天天妈不住地摇头叹息。

陈冬拉过天天,看看他,忍不住问:“天天,那天你和爸爸是不是骑在双龙石上?”

天天点点头:“陈老师,你怎么知道啊?”

“我……我是猜的,因为双龙市一直流传着那个故事。”

天天妈一脸的痛苦,“唉”了一声,没有说话。

陈冬摸摸天天的头,说:“再过半月暑假就过去了,天天,你要去哪里读书?”

天天看看妈妈,说:“我的成绩是零分,妈妈为了我才搬到这里来的,因为对面就是双龙中学,她希望以后我读书可以近一些,照顾我更方便。”

陈冬忙问:“可你这样的成绩,双龙中学能录取吗?”

天天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天天妈妈说:“我明天就去找马校长,天天是个优秀的孩子,他只是因为幻觉,没有正常考试,我想马校长会再给他一次机会的。”

从二楼下来,陈冬拨通了唐莎的电话,希望她能过来和自己一起吃午餐,唐莎却一口拒绝了,说自己工作忙,过不来。

陈冬对唐莎还是多少了解一些的,因为她常来画馆,他知道唐莎在医院工作,是急诊的一名护士。

陈冬坐在展厅的工作区里,顺手拿起一本素描技巧的书,随意地翻动着。

中午唐莎不来,陈冬百无聊赖,自己胡乱地吃了点饭就睡下了。

睡梦中,陈冬感觉香风扑鼻,一个靓丽的女子走进卧室,忍不住嘴角一抿,双手做了个搂抱的动作,喃喃地说:“老婆,师娘……”

突然,卧室的门被人敲动,咚咚的声音传来,陈冬忽地睁开眼,坐了起来。

卧室门口真的站了一个女子,而且肌肤如玉,眼波似雾,穿着一条淡绿的裙子,显得一个人水灵灵的,居然是在药店里邂逅的营业员。

女孩手中提着一袋子苹果,看清陈冬的面目后,不由得惊啊一声,手中的袋子落到地上。

陈冬见女孩一脸羞涩,忙说:“姑娘,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原来……原来你就是陈老师。”

“是啊,我就是陈冬。”

“我……我一家刚刚搬来,听妈妈说上午你帮她抬家具,我想过来谢谢你,没想到……原来是你。”

陈冬这才知道,原来女孩就是天天的姐姐。

陈冬突然觉得有些尴尬,自然是因为买套的事。他站了起来,一指床沿,说:“您请坐。”

女孩脸没来由地红了,声音低低地说:“不坐了,谢谢你帮我妈妈。”说着,女孩转身就走。

“喂喂……”陈冬想喊住她,因为他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是,女孩越走越快,脚步声已经转过展厅,出了大门。

陈冬有些怅然,嗅了嗅,空气中似乎还存留着女孩身上的香气。陈冬提起苹果袋子,放在电脑旁边。

打开电脑,陈冬搜索了一阵关于双龙石的传说,扭头看到苹果,抓起一个,用手一擦,刚要咬,转头看到门边站着一个人,双手抱肩,超短裙下两条修长的**,无比的诱人,正是唐莎。

“老婆,你……你来了?”

“老公,你什么时候吃苹果不用削皮了,连洗都不洗?”

陈冬担心被唐莎看到电脑搜索的内容,赶紧关闭了网页,站了起来,嘻嘻一笑:“我看电脑走了神,这就去洗,对了,我给你洗一个?”

“不用了,我刚刚路过这里,要去探访一位卧床的病人,顺便进来看看,马上就走……对了……”

说到这,唐莎眉头皱了皱,说:“老公,我觉得你这次游山回来,有些不太正常,要不你去我们医院检查一下吧。”

陈冬差点跳了起来,忙说:“不,不,我没事,我一切都很正常。”

“真的吗?”唐莎关切地望着陈冬。

陈冬有些慌乱,赶紧说:“我真的没事。”

唐莎走了过来,为陈冬理了理头发,又整了整衣服,舒了口气:“我只是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没事就好,我走了。”

说着,唐莎转身而去。

唐莎的温柔和贴切让陈冬心中暖暖的,心说:如果自己真的能和小师娘过一辈子,该多好啊。

 

猜你喜欢

女性看A片时的真实心态,惊呆

很多人的性爱技巧都是从情色电影里学到的,他们在看A片时也有很多自己的观点,还有一部分人把情色电影当作性教育来看,口味还是挺重的。 63%的女性想看A片,并认为这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2018-11-23

岛国姑娘用“小内内”扎头发

快到夏天了,妹子们的常态就是又湿又黏,你在关注妹子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妹子头上那个比较耀眼的发带呢,有一小撮比较细心的人发现,妹子们把身上的衣物循环利用了,

2018-11-23

原来妹子的锁骨是用来装……

错过了反手摸肚脐,别心塞,更塞心在这呢,最近什么挑战都冒出来了额,冰桶挑战,几年前不温不火的锁骨顶硬币也出来了,现在大家都不玩反手摸肚脐了,看看锁骨是怎么被玩坏的。 锁骨灌水:

2018-11-23

美女主播月收入10万用一半整容

女人的心从来都是贪婪的无底洞,本来已经足够美了,但还是不满足,希望自己永远守得住青春靓丽的容颜和姣好的身材,这不,20岁的美女主播,外表甜美身材修长,做YY主播月收入10万左右

2018-11-23

如何让男人变身撩妹高手

很多男人担心自己在床上的表现不能够让女性满足,他们都想变成床上“撩妹”高手,对此我们对女性做了一个调查,总结出一些实用的方法帮助男人实现床上猛男的想法。

201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