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舌尖撬开她的唇齿,疯狂扫荡

  • 时间:
  • 浏览:55
  • 来源:德祥微秀

八年未见,没想到,推开门就看见他正在抱着自己的女秘书在办公椅上拥吻做着羞羞的事情,这让叶浅悠不知所措,脑子随即一片空白。

01 诈尸还是假死?

“都等了两个多小时了,陆总该不会是从别的出口离开了吧?”

“不会的,我打听过了,陆氏集团的办公大楼只有这一个出口,只要我们守在这里,一定能等到陆绍恒!”

“这次的第一手资料一定是我们报社!”

炎炎盛夏,骄阳如火的日子,陆氏集团门口密密麻麻地站着一大群记者,里三层外三层,将大门围的水泄不通。

叶浅悠背着单肩包,远远地站在后面,看着这群同行,嘴角泛起一抹笑意,她才不会那么白痴地等在门口,要是陆绍恒不出来,难不成就一直等下去?

主动出击才是最好的办法!

叶浅悠看着自己身上的清洁工服装,满意地带上帽子,朝着陆氏集团的办公大楼走去。

陆氏集团的办公大楼的确有定期请清洁公司来打扫的习惯,所以当叶浅悠一身清洁工的衣服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也没有引起任何怀疑。
 

叶浅悠深呼吸一口气,直接走到员工电梯,上了办公大楼的32层。

她已经打听好了,陆绍恒不久之后将会在这栋楼的32层会展厅举办一个招待会,在招待会开始之前,她还有一段时间找到他,问一些问题。

“陆总……”门里面传来一个女人娇柔的声音。

陆总?陆绍恒?

叶浅悠停在一扇门前,听到熟悉的字眼,心中一喜,丝毫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便毫不犹豫地推开门。

咣当——

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叶浅悠目瞪口呆!

屋子里一男一女,看不清楚面孔,只看见那男人扶着女人的腰,旁若无人地拥吻着,刚才那一句醉魂酥骨的声音就是从那女人的口中发出来的。

女人自动靠在男人的怀里,似乎很是沉迷,一点也没有发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

叶浅悠在脑海里自动脑补出剩下的画面,脸上一红,脑袋一空——

“啊——”一张脸顿时爆红,虽然她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是她还是知道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分明就是打扰了人家谈情说爱!

屋子里的两人总算意识到有外人在场,同时回头,看着门口,眼神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控诉,叶浅悠毫不怀疑,如果她没有推开这道门,他们就要继续下去了。

尖叫一声,叶浅悠毫不犹豫地转身跑开,本来采访陆绍恒就是个无比艰难的任务,现在还让她看到这种画面——可怜她纯洁的眼睛纯洁的小心灵!

叶浅悠再傻也知道,那女人口中的陆总肯定是指陆绍恒,她没想到陆绍恒竟然是个这样的人,喜欢和别人大白天在办公桌上做这种事情!

听到声音,陆绍恒从女人的身上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皱着眉头看着门口,方才那声尖叫让他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再仔细一看,门口的地上掉了一个东西,他走过去捡起来,却是一支录音笔,还有一张记者证。

叶浅悠!

照片上熟悉的脸和一模一样的名字让陆绍恒顿时黑了脸。

好!好得很!

该死的,谁能给他解释一下,一个本该死了八年的人,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还该死的让她看到自己和别的女人拥吻?

陆绍恒握紧了手中的记者证,掏出电话:叶浅悠,不管你是诈尸还是假死,既然出现了,就别再想逃!

“有人误闯32楼,5分钟后把人带到我的办公室。”

然而,陆绍恒的命令快,也没有叶浅悠跑得快。

叶浅悠慌不择路,连自己掉了记者证也不自知,甚至忘了要乘坐电梯下楼,脑海中还晃动着那让人脸红耳赤的一幕。

“你是哪位?谁让你到这里来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一个尖锐的女声将叶浅悠从自己的思绪里拉回来。

叶浅悠猛然回神,看到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会场,里面的人来来往往,忙碌地布置着,看得出来这里马上要召开一个大型招待会。

这才意识到自己来了不该来的地方,叶浅悠生怕惹出什么麻烦,忙一边后退一边说着: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出去——啊——”

02 你可真能折腾!

砰砰砰砰——

随着叶浅悠又一声尖叫,身后捧着玻璃酒杯的侍者被撞到,手中的玻璃酒杯碎了一地,为了不让自己摔倒在碎玻璃上千疮百孔,侍者下意识地想要扯住旁边的桌子稳住自己。

于是,就发生了这样一幕——

叶浅悠歪倒的时候抓住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秘书,抱着秘书朝着会场中间滚去,侍者没抓住桌子,反而一把扯住了那些华贵的桌布,桌上的茶水和果盘,还有其他的器具瞬间摔了一地,砸在那秘书和叶浅悠的身上。

会场里人本来就多,三个人这样一闹,再加上桌子东倒西歪,几乎就起了连锁反应,你撞我我撞你,刚才还井井有条的会场顿时乱作一团。

“啊——”这次尖叫的是那个负责布置会场的秘书,只见她脸色苍白地从地上起身,指着眼前的叶浅悠,手指颤抖,“你你你……我要告你们清洁公司!告到你们破产为止!”

叶浅悠脑袋一空,完了!再也不管现场到底有多么混乱,她拔腿就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上班第一次出任务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还连累了人家清洁公司!

秘书哭丧着脸,招待会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召开,现在重新清扫布置会场完全来不及了,心中将叶浅悠恨了个半死,顶着丢饭碗的风险给陆绍恒打了电话:

“总裁,会场被一个清洁公司的人破坏了——”

接到电话的陆绍恒脸色再变,想起门口那一闪而过的身影,似乎是穿着清洁公司的衣服,打扫卫生的都是固定的清洁公司,负责陆氏集团大楼这么多年从来没出过状况,唯一的可能就是……

叶浅悠!

陆绍恒压抑住心中的怒气:“抓住她,带上来。”

“那招待会……”秘书战战兢兢,生怕总裁一怒之下让她卷铺盖走人。

“告诉他们取消。”陆绍恒说完便挂了电话。

拿出在地上捡到的记者证,看着那虽然隔了八年却依然熟悉的容颜,恨不得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个女人消失了八年,难道一回来就是为了跟他玩无间道?记者!清洁工!不管她是人是鬼,不管她有几个身份,犯到他陆绍恒手里,别想有好日子过!

不一会儿,陆绍恒的电话再次响起:“总裁,那个清洁工被找到了,穆特助正带她去总裁办公室。”

陆绍恒挂了电话,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推开门的瞬间,只见那个穿着清洁工衣服的小女人被他的特助制住,坐在沙发上动弹不得,一张小脸眉头紧蹙,紧咬着嘴唇,一副委屈的样子。

是她!真的是她!

如果之前捡到记者证和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只是让陆绍恒怀疑的话,那么眼前这个人告诉他,叶浅悠真的还活着!

陆绍恒握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凸起,似乎在隐忍什么,心里也说不清是喜是忧。

叶浅悠,你果然是我的克星,这么能折腾,一出现就给我惹麻烦!

陆绍恒只觉得心中有一团火熊熊燃烧,也不知是被叶浅悠气出来的怒火,还是被叶浅悠打断没有得到释放的火。

小腹憋得难受,陆绍恒知道自己迫切地需要释放。

该死的女人,她就是有本事,一出现就挑起他的火!

“出去。”陆绍恒冷冷的朝着穆特助吩咐。

穆特助只是愣了一下,想到总裁可能是要亲自惩罚这个破坏了招待会的人,毕竟这个女人一出手,就破坏了陆氏集团数以亿计的合作案,按照总裁的性格,自然是要扒皮抽筋才能消心头只恨。

出门的时候,穆特助向叶浅悠投去一个同情的目光,一个清洁工,是无法承受总裁的怒火的!

“叶浅悠,你倒是出息了!消失了八年,一回来就给我惹下这个烂摊子?嗯?”陆绍恒一脚将办公室的门踢上,朝着叶浅悠走近一步,一把捏住叶浅悠的下巴,咬牙切齿地说着。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混进来只是想采访你……谁让你平时都神龙见首不见尾……”叶浅悠的脸憋得通红,下巴还在陆绍恒的手里,被捏的生疼,可是她却不敢叫陆绍恒放开。

“这么说还怪我?你搞砸了我的招待会,还打断了我的好事,让我现在还难受着,你还怪我?”陆绍恒毫不含蓄,说话的同时,将自己的身体压向叶浅悠,明显的暗示。

叶浅悠再笨也知道陆绍恒是什么意思,脸上如同冲了血一般,红地彻底,目瞪口呆地看着陆绍恒,说不出话来。

03 不如以身抵债?

“你……你想怎么样?”

叶浅悠被压着,一呼吸,只觉得自己被陆绍恒身上的气势包围,身上传来的男性气息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整个人显得局促不安,脸变得更红。

“你说呢?你搞砸了一个招待会,让陆氏集团损失了两亿。”陆绍恒看着手足无措的女人,眼中闪过一抹流光,定定的说着。

两……两亿?

叶浅悠嘴巴张大到可以塞下一个鸡蛋,随即哭丧着脸,卖了她也不值两亿啊……陆绍恒要是想让她赔,她可怎么办?

“不仅是你,你所在的报社也要承担连带责任,更何况你身上穿着清洁公司的衣服,还连累了清洁公司……我算算,两亿,要多少报社和清洁公司才能偿还……”

“够了!我做的事情不要连累其他人,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叶浅悠被陆绍恒弄的恼火,一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陆绍恒,嘟着嘴气鼓鼓地问着。

“怎么样?当然是还债了!”陆绍恒理所当然。

“我没钱!”叶浅悠更加理所当然,反正已经得罪了陆绍恒,豁出去了。

“钱我有的是,不需要你的,不如你以身抵债怎么样?”陆绍恒看着叶浅悠脸上熟悉的神色,心中一阵恍惚。

八年没见,这女人还是这幅样子,看似蛮横无理却心地善良,对别人都和颜悦色,唯独对他耍小脾气。

“以身抵债?”叶浅悠猛地从沙发上蹦起来,满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陆绍恒,“你你你……你变态!”

“你说什么?”陆绍恒一听叶浅悠的话,方才还平静的脸色立马拉了下来,黑沉沉地看着叶浅悠。

不知道为什么,当叶浅悠听到陆绍恒说出“以身抵债”这四个字的时候,脑海里忽然闪过不久之前在办公室里看到的那一幕,不会就是……

看着叶浅悠的神色,陆绍恒很快知道叶浅悠脑海里在想什么,上前一步,释放身上的威压,再一次将叶浅悠按倒在沙发上。

“变态?更变态的事情你不是都看过吗?以身抵债,那也要让我看看你到底值不值两个亿!”

陆绍恒说完,便低头俯身,一把攫住叶浅悠的嘴唇,又啃又咬,还伸出舌尖撬开她的贝齿,堂而皇之地入侵她的领地,灵活的舌头在叶浅悠的嘴巴里来回肆掠。

“呜呜呜——”

叶浅悠想挣扎,可力气不够,只能被陆绍恒紧紧抓着,两具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霸道的气息紧紧地将她包围,让她的大脑一阵空白。

八年了,陆绍恒拼命地告诉自己要控制,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当叶浅悠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刻,他就想这么做了。

他不仅要吻她,还要扒光了她的衣服狠狠地惩罚她,谁让她这八年连个消息都没有!

陆绍恒一手掌握着叶浅悠的头,一手到处在浅悠的身上点火,手指轻弹,灵活地在浅悠的身上游走,让叶浅悠整个人又酥又麻,逐渐瘫软在他的怀中。

见叶浅悠已无力反抗,陆绍恒企图得寸进尺,紧紧地箍着叶浅悠的腰,想要进一步动作,熟悉的举动让叶浅悠身体一僵,回忆起办公室里的画面,他也是这么对那个女人的!

该死,把她叶浅悠当成什么了!

回过神,叶浅悠毫不留情,一口咬下,陆绍恒感觉舌头一阵吃痛,迅速缩回自己的口中。

不再犹豫,叶浅悠以迅雷之势,抬起膝盖一顶,刚好击中陆绍恒重点部位,陆绍恒脸色一白,迅速退开,只一双手还按住叶浅悠,不让她动弹。

“变态!色狼!坏蛋!我要出去告诉大家,陆绍恒是个看到女人就图谋不轨的色狼!”

叶浅悠哇哇大叫,一双眼睛盯着陆绍恒,似乎要喷出火来。

“叶浅悠!八年没见,你胆子肥了,敢这么跟我说话?”陆绍恒看着身下这个让自己难受的女人,同样怒目而视。

“谁跟你八年没见?别跟我攀关系!老娘又不认识你!”叶浅悠遇强则强,女汉子本色发挥地淋漓尽致,连“老娘”这种话都出来了。

“不认识我?”陆绍恒怒极反笑,连连点头,“好,叶浅悠,好得很,你就是有本事惹怒我,最好你也有本事承受自己惹下的麻烦!”

说完这话,陆绍恒一把放开叶浅悠,用力将叶浅悠从自己的沙发上甩出去,撞在旁边的桌子上。

叶浅悠疼得龇牙咧嘴,倔强的看了陆绍恒一眼,打开门转身跑了出去。

这男人太变态,再留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还是先走为妙!叶浅悠一边想着,一边掏出手机拨打了莫婉婷的电话,报社这份工作是婉婷帮她找的,出了事还是要让婉婷知道才行。

04 让她将功补过!

“啊——叶浅悠你个死人!你采访谁不好,去采访陆绍恒!完了完了……”

莫婉婷接到叶浅悠电话,听到“陆绍恒”三个字的时候就从椅子上蹦起来,脑海里不停地闪现两个字——完了!

叶浅悠已经和陆绍恒见面,那她隐瞒了八年的秘密……

“你小声点,婉婷,一会儿你的员工又该说你发神经了!”叶浅悠掏了掏耳朵,把电话拿开离自己的耳朵一尺远,免得莫婉婷的魔音穿脑荼毒自己的耳朵。

“我靠!你现在在哪?”莫婉婷整个晕了,没好气地问着。

当初叶浅悠提出要回国的时候,莫婉婷就担心会遇到陆绍恒,才特意给叶浅悠安排了一个毫不起眼的记者工作,让她去跑那些街头新闻,虽然辛苦一些,但是也可以避免遇上陆绍恒。

该死的,谁知道在叶浅悠上班的第一天两个人就碰面了?

“陆氏集团旁边的咖啡厅。”叶浅悠也知道莫婉婷的脾气,老老实实地回答着。

现在的叶浅悠已经脱了那一身清洁工服,还是穿着自己的白T牛仔,虽然已经是29岁的年纪,不过她身材娇小,穿着也朴素,看起来倒也年轻了好几岁。

无意间破坏了陆绍恒的招待会,还丢了记者证和录音笔,叶浅悠不敢回报社,也只有打电话向莫婉婷求助。

“等着,我马上就来。”婉婷挂了电话,从桌上抓起钥匙拿了包,就冲出自己的公司,开着车疾驰而去。

陆绍恒是叶浅悠命中的劫,注定以伤害叶浅悠为己任,八年前就是如此,如今好不容易,叶浅悠过了几年平静的日子,怎么能再被陆绍恒破坏?

莫婉婷一边开车,脑海中一边回想着八年前她找到叶浅悠时候的那一幕。

如果不是她在宴会上看着许依然悄悄离开而跟着出去,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许依然会对叶浅悠下杀手。

她亲眼看着许依然开着车向叶浅悠撞过去,那时的叶浅悠就这样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命悬一线,她动用了一切她可以动用的力量,才将叶浅悠送到国外动手术,并且安排了一场假死,瞒住了陆绍恒他们那些人,才给叶浅悠挣了八年的平静生活。

早知道,就不该回来的!

一阵猛刹车,莫婉婷把车停在咖啡厅的停车场,冲了进去,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叶浅悠。

“小姐,要喝点什么?”莫婉婷刚坐下,便有服务生过来询问。

“不用不用,一会儿再叫你。”莫婉婷头也不回地挥挥手,只盯着叶浅悠,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叶浅悠便毫不隐瞒地把自己装成清洁工进入陆氏集团伺机接近陆绍恒的事情都说了一遍,顺便提及自己破坏了陆绍恒的招待会。

“陆绍恒说,我和他八年没见了,婉婷,其实你一直对陆绍恒这么紧张,是因为我和他认识吧?”末了,叶浅悠想起陆绍恒的话,问道。

八年前的事情她已经都记不清了,她只知道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在美国的医院里,陪在她身边的也只有莫婉婷,还有肚子里两个月的孩子。

她所有的事情都是莫婉婷告诉她的,她没有父母,孤身一人,因为出了车祸才会失忆。

莫婉婷一听叶浅悠的话,心里猛地一紧,躲了八年,最终还是躲不过,难道是上天注定?

深吸一口气,莫婉婷开口:“没错,你们是认识的,他和我们一样,是A大毕业的,和我们同届。”

“既然是同学,那我去求他,他会不会大发慈悲不把这件事告诉总编?”叶浅悠试着问道。

“不可能!”莫婉婷一口否定,让叶浅悠诧异。

莫婉婷看着叶浅悠,她要怎么告诉她,陆绍恒对她叶浅悠是痛恨至极呢?八年前对她冷嘲热讽,还说出那样绝情的话,如今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就在叶浅悠想要开口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忽然响起,叶浅悠看了看:“是总编!”

对莫婉婷说了句,便接起了电话。

两分钟后……

叶浅悠无奈的瘫软在椅子上,一脸认命的样子:

“说什么都没用了,总编已经知道了,说陆绍恒还给了我将功补过的机会,让我明天中午11点去S会所亲自和陆绍恒面谈!”

“面谈”两个字,叶浅悠说的咬牙切齿,想起陆绍恒在办公室里对她做的那些事,就恨不得一脚踹他脸上。

“既然无可避免,那就顺其自然吧。小悠,去见陆绍恒的时候记住,你只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可你还是你。”莫婉婷也跟着叹气,躲不了了,就该面对了。

05 抓住那个小三!

叶浅悠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深吸一口气,一脚踏进传说中的S会所。

高级的地方,当然只有有钱人才能来,莫婉婷作为莫氏集团的千金小姐,自然来过几次,她跟着沾光也进来观摩过,可是今天一个人来,里面的金碧辉煌还是差点让叶浅悠闪瞎了眼。

“小姐有预约吗?”刚一进门,便有穿着制服的侍者前来询问。

“我找陆绍恒。”叶浅悠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使者,明显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轻蔑和不屑,一股怒火憋在心里,怎么也发不出来。

“陆总?你是叶小姐?”侍者愣了一下,这才问道。

“是。”叶浅悠看着侍者眼中的不可置信,恨不得将他那双眼珠子给挖出来。

她是穿的普通又怎样?她是来不起这种地方又怎样?要不是陆绍恒非要约在这里,她会来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地方?

气呼呼地由侍者领到陆绍恒的包厢门口,叶浅悠长长舒了口气,让自己变得平静一些,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在进门的一刹那,叶浅悠换上了笑脸。

要是狗腿一点能让陆绍恒不再追究这件事,她怎么讨好低眉顺眼都没关系。

“不好意思,陆总,让你久等了。”客气的话从叶浅悠的口中说出,带着一丝恭敬和疏离。

陆绍恒一听,脸色再变,比前几天碰到叶浅悠的时候更加难看,只是想单独和她吃个饭,她非要做出这种公事公办的样子?

“叶浅悠,你好好说话会死吗?”陆绍恒瞪着叶浅悠,说道。

叶浅悠愕然,到底哪里又得罪了这个男人?心中千回百转,而口中却问出了这次见面的意图:

“陆总,关于上次的事情……”

“够了,叶浅悠,不要一口一个‘陆总’,我跟你没那么生分!”陆绍恒打断叶浅悠的话,一把将叶浅悠拉到自己身边,紧紧地箍住她的身子。

叶浅悠挣扎半天却动弹不了,她实在不明白,陆绍恒到底再气什么,这次恭恭敬敬赔笑脸难道也不行?

“那我该叫什么?”叶浅悠愣。

“八年前你叫什么,现在就叫什么!”陆绍恒将叶浅悠的脸掰过来,面对自己。

“我怎么知道我八年前叫你什么!”卧槽!叶浅悠一怒,可好在还没忘记自己来的目的,只好先讨好陆绍恒,“陆绍恒?绍恒?恒?小恒恒?……唔……”

在叶浅悠说出更恶心的名字之前,陆绍恒忙用嘴堵住她的嘴,叶浅悠脑袋一白……又来了!

“你竟然忘记了?”陆绍恒眼中闪过危险的神色,双唇并未离开她的,酥酥麻麻的气息从唇边一直蔓延到全身。

叶浅悠忽然回过神来,推不开身上的男人,只好别过头:“恭喜你答对了,我真的忘记了,得了失忆症。”

说这话的目的,是想陆绍恒看在她坦白的份上不要这么折磨她。

“失忆了?”陆绍恒眯眼。

“对呀。”叶浅悠点头。

“你是谁?”

“叶浅悠。”

“我是谁?”

“陆绍恒。”

“你最好的朋友叫什么?”

“莫婉婷。”

“你在哪读大学?”

“A大。”

……

“还敢说你失忆了?记得这么清楚,叶浅悠,你成心忽悠我?”陆绍恒满脸怒色,将叶浅悠压在身边的软椅上,将她的双手箍在她的背后,这样的姿势让叶浅悠更加贴近陆绍恒,两人之间也更加暧昧。

叶浅悠本来是想正式跟陆绍恒谈谈的,所以穿了一身正装,上面是白色的衬衫,下身是黑色的包臀裙,肉色丝袜加上三寸的黑色高跟凉鞋。可在刚才的挣扎中,衬衣的扣子不知不觉地扭开了几颗,露出里面一片美好春光。

看着眼前的风景,陆绍恒的眼中渐渐闪过一丝幽暗,此刻的他离她是那么近,就像是八年前那个夜晚一样,如果可以……

叶浅悠似乎也发现了这姿势的暧昧,可她又怕惹怒了陆绍恒,跟她算总账,只得别扭地在陆绍恒的身下扭来扭曲,试图逃离。

可是她不动还好,身子一扭动,陆绍恒便觉更加难受,看着让他纠结了八年的女人,毫不犹豫地低下头,朝着那娇嫩的红唇咬去。

陆绍恒力气很大,叶浅悠被固定住,难以挣脱,只感觉到陆绍恒在自己的口中攻城略地,翻江倒海,高超的技巧让她几乎沉沦。

但是理智最终占据了上风,叶浅悠想要逃离,于是试着扭动身子,却被陆绍恒重重一咬。

叶浅悠不由自主嘤咛一声,让陆绍恒身躯一震,再也控制不住。

就在陆绍恒打算进行下一步动作时,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门外一群人冲进来,高喊着:“就是他们!抓住这个小三!”

猜你喜欢

女性看A片时的真实心态,惊呆

很多人的性爱技巧都是从情色电影里学到的,他们在看A片时也有很多自己的观点,还有一部分人把情色电影当作性教育来看,口味还是挺重的。 63%的女性想看A片,并认为这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2018-11-23

岛国姑娘用“小内内”扎头发

快到夏天了,妹子们的常态就是又湿又黏,你在关注妹子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妹子头上那个比较耀眼的发带呢,有一小撮比较细心的人发现,妹子们把身上的衣物循环利用了,

2018-11-23

原来妹子的锁骨是用来装……

错过了反手摸肚脐,别心塞,更塞心在这呢,最近什么挑战都冒出来了额,冰桶挑战,几年前不温不火的锁骨顶硬币也出来了,现在大家都不玩反手摸肚脐了,看看锁骨是怎么被玩坏的。 锁骨灌水:

2018-11-23

美女主播月收入10万用一半整容

女人的心从来都是贪婪的无底洞,本来已经足够美了,但还是不满足,希望自己永远守得住青春靓丽的容颜和姣好的身材,这不,20岁的美女主播,外表甜美身材修长,做YY主播月收入10万左右

2018-11-23

如何让男人变身撩妹高手

很多男人担心自己在床上的表现不能够让女性满足,他们都想变成床上“撩妹”高手,对此我们对女性做了一个调查,总结出一些实用的方法帮助男人实现床上猛男的想法。

201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