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援交女的性交易过程

  • 时间:
  • 浏览:48
  • 来源:德祥微秀

偶尔会听身边人说起“谁谁”是援交女出身,如今都住豪房,开豪车。援交女其实就是一种性交易,很多女人从事援交是为了钱,也有是为了寻求生活刺激,而我纯粹是因为钱。

我19进的这个圈子,挣了不少钱,也受了不少罪,遇到了又爱又恨的男人,收获了堪比亲情的友谊。

十年过去,当年这个圈子红出天际的女人们,有的从良嫁人,有的原地踏步,而我,有了事业,却将姻缘圈在了牢笼之内。

今儿看着我最爱的女人嫁了人,我打心眼儿里羡慕,高兴。

我多喝了几杯,找个地方说说话,也跟你们聊聊,我做援交的那几年。

我记得特清楚,那天我来事儿了,腰酸肚子疼,手脚冰凉。

丽姐,也就是拉我进这个圈子的学姐,她还挺生气的,说我关键时刻掉链子,说好的学生价,现在总不能让人家“浴血奋战”吧?!

我先跟你们说说学生价吧。

这个圈子里大部分都是女学生,其中不乏重点院校的女学生。

学生妹,是雏儿的拼姿色,是雏儿的长得还好看的拼学历,要是各方面都兼备的,那就不仅仅是卖身了。一般都直接通过关系介绍给各种高级富豪,作为延续子嗣的生子机器。而回报往往是一套房子以及你这一辈子都花不完的人民币。

我进这个圈子,单纯是为了钱。

我知道看到这里,很多人会喷我自甘堕落,毕竟挣钱有很多种方法,我为什么就单单选了这条路呢?

我也确实没有什么可辩驳的,那个时候年纪小,爱慕虚荣,总妄想着一步登天。当有人介绍给你这个门路的时候,那种对于上层社会的向往很快就能让你一头栽进万丈深渊。

你看我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咱们接着上面的说啊。

那天呢,是我第一单生意,前一个月就定下的,那边出价十万,丽姐抽成1万,我拿9万。

没错,就是卖。

现在看着好像跟开玩笑似的,但是这个价格,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已经是天价了。

但是事情往往就是这么不可预测,丽姐给那边打电话,说明了我的情况,不住的道歉,但是那边听起来很平静,说没关系,既然都出来了,那干脆出来喝一杯,算是交个朋友。

他们说的那个地方我们俩都不认识,地图上都找不到,他们就派人来接我们,七拐八拐的,到了一处特别幽静的别墅区。进门查的很严格,确认了半天才肯放我们进去。

汽车在别墅区最里面挨着公路的一栋房子门前停下,我突然有点儿害怕。

虽说不是第一次出来陪酒,但是喝酒的地方不是在夜店就是在酒店,乱糟糟的吧但是有人气儿,总归让你觉得是安全的。但是现在这个地方安静的跟墓地一样,往深了想就特适合毁尸灭迹。吃饭的地方在二楼,一进门,就看见已经有三男两女在里面坐着了。

落座之后,我始终低着头搓手,加上肚子疼,就有点儿注意力不集中,丽姐在下面踢我一脚,我才猛地抬起头看她,“沈宜,李哥跟你说话呢,你想什么呢啊?”,我后背一凉,谁是李哥啊?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了一圈,我也不敢问。

李军就坐我旁边,他也用脚踢了我一下,说“往哪儿看呢?这屋里就我一个姓李的!”

我战战兢兢的扭头一看,一个英俊挺拔,笑眼眯眯的男人就那么一只手支着头,饶有深意的盯着我看。

说真的我是那种活的特现实的人,我不相信琼瑶笔下的一见钟情,也不相信什么天长地久,可是就这一眼,我就知道我完蛋了。

“谢谢李哥。”我说的声音很小,李军就把椅子往我这边又挪了挪,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他手已经伸进我的裙子里了,还说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来那个了……

我甚至来不及阻止,涂了几层粉底的脸瞬间就烧了起来,我按住他的手,吓得看向周围的人,恐怕他们发现。

他的手触及到卫生巾的那一刻就抽了出来,转而搂住我,在我耳边小声儿问“第几天了?”,我说第二天,他说那我一周后找你,还在这儿,今儿你先回去吧。

一听可以走了,我下意识的就反问了一句,“真的?”

“真的。”他说。

回去的路上,丽姐说我因祸得福了,能傍上李军那我以后不接生意都够吃够喝了!

可我满脑子都是李军刚才说的话,翻来覆去的想,没来由的兴奋竟然从心底一丝一丝的冒了出来!那感觉,就好像上帝在万千人群中找到了你,赐给了你一盏世间唯一的永生灯一样。

一周熬过,李军说话算话,让上次那个人来接我。我折腾了半宿,最终还是只简单的穿了一个吊带和一条长裙,紧张却又期待的坐上车,再次来到那栋别墅里。

几乎是刚一进门,李军就抱着我狂亲,口红粘了他一脸,看着特别滑稽。我没忍住乐出了声儿,后来笑的声音大了,他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问我:“笑什么呢你?”

我用手给他擦脸上的口红,一边擦一边笑,他用热烈的眼神望着我,说有你这样儿的么,我这都箭在弦上了!

“你就这点儿本事啊?”我好死不死的冒出这么句话,虽说是跟着姐们儿乱学的,但很显然这句话惹恼了李军,他猛地低头咬了我的嘴唇一下,然后就扛着我上楼了。

耳鬓厮磨之后,二人坦诚相见,他问我到底是不是真的第一次。我说要是呢?他说那我就轻点儿,我说要不是呢?他说那今儿我就让你下不了床……

我被他禁锢在身下,仰起头给了他一个吻,然后贴着他的耳边告诉他,你轻点儿,我怕疼。

他点点头,尽可能的抚慰着我,直到我的身上热的像是着了火,他才攻城略地,真正的进入。

我们一直做到凌晨,等待万物复苏,我却突然害怕他的怀抱。因为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我怕这是梦,一抱,就醒了。

李军看我这架势,直接光着站起来了,拿着钱包说那结账吧,自个儿回去吧。

我趴在床上,抱着被子,跟看自个儿儿子似的看着他。

他这是跟我使小性儿呢。

冲他勾勾手指,他瞪我一眼,气性更大了。

“让你滚呢!听见了么?!”

我点点头,掀开被子开始穿衣服,可是吊带和裙子都让他撕烂了,我把碎布头扔给他,冲他坏笑。他终于纳过闷儿来,把我从一堆被子里掏出来抱住,一边骂我小妖精一边咯吱我。

回去之后,我把这事儿跟丽姐说了,顺便给了她一万块钱。丽姐当时眼神挺复杂的,说你这两天两宿没回来,李军怎么这么能折腾啊?

一回学校我就不愿意说这个,丽姐冲我挤眉弄眼的我还挺别扭,扭头要走。她赶紧拉住我,说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大性气,你有李军撑腰了是么?

我说这是学校,万一被谁听见了指不定怎么黑我呢。我爸我妈还指望我拿着毕业证回去呢。

她说行行行,我不说了,但是有一条你得知道,也是我作为过来人的经验。李军跟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对谁好,全凭心情,你可千万别栽进去。

现在想想,丽姐说的话绝壁是真理,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听进去。每天每天的想着李军,做梦想,吃饭想,上课想,幸福的像是谈了恋爱。

但是,李军后面并没有怎么联系过我,我给他发的微信他也不回,打电话过去就说自己在忙,等我跑到别墅区找他,却发现房子空无一人。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房子不是李军的,所以就想着你怎么也要回家的吧?于是我就坐在别墅门口等他。

大概晚上十一点钟左右,李军回来了,还带着一个身材高挑十分漂亮的女孩子。

再然后,一切都无需多言了。

丽姐说的没错,李军对谁好全凭心情,我只是他床上的万千过客之一。

我默默地拉黑了李军的所有联系方式,呵,也不知道这是做给谁看呢。

接下来的时间,我默默地又开始在微信群活跃了起来,加我好友的人不少,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都回绝了。群主估计是看不过眼了,直接把我踢了。

我看着自己的支付宝余额,将近二十万,我觉得这些钱足够我吃穿装逼了,当时都想脱离这行好好念书了。可是当天晚上的一个电话,又让我改变了主意。

起初这个号我不认识,我以为又是哪个男人想叫我出去,打了几次我都给挂了,后来这人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我们一起吃过饭的,你忘了?李军那天也在的。

看到李军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盯着这俩字儿使劲儿看,看的我泪眼朦胧的时候,才给这个人回了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便接通了,我刚才哭过,痰把嗓子眼儿封住了,我第一声没有“喂”出来,那边就开口了。

他说:“沈姑娘贵人多忘事啊。我是赵炎,很高兴认识你。”

我听这个人说话跟李军明显不是一卦的,有点儿懵,但电话已经接通了,不说几句也不像话,我谁也得罪不起。于是我也有样学样的回了你好。

赵炎是我第一次赴局的时候除去李军外另外那两个男人中的一个。但是我当时太紧张,除了李军以外我谁都没记住。

他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想约我出来吃个饭,我有点儿犹豫,但是嘴巴却先于大脑做出反应,直接回了个好。

赵炎约的地方是本市最大的会员俱乐部,就是没点儿身价根本进不去的那种。这个俱乐部跟之前那个别墅区不一样,开的极其明目张胆,酒吧,自助餐厅,保龄球,牌桌,都有。但是这些人很聪明,懂得钻法律的空子,以上那些项目都是不违法的娱乐活动,而真正的玩儿家根本不会露面,玩儿东西的也是你根本就想象不到的。

我压根儿不记得赵炎的长相,站在会所门前给他打了电话,他让我等他一分钟,他下来接我。

不到一分钟吧,他就下来了,往我身后一站,也不出声儿,我一回头差点儿扑他怀里。

他扶住我,然后俯下身子跟我对视,说你这回可得好好看看我,你这人记性也忒差了。

赵炎近视眼,长得很斯文,可是那一乐别提多好玩儿了,俩眼不一边儿大!

我说我记住了,这回肯定忘不了了。

他特自然的握住我的手,跟保安刷个脸就带我进去了。

电梯到十八楼的时候停下了,得要输入密码才能开门。赵炎显然是熟客,一边跟我聊天一边就按了密码。他拉着我往外走,正好旁边那部电梯的门也开了,李军带着他的新欢也有说有笑的往外走,我一回头,正好跟他对视上。

朝思暮想了几个月的男人,突然就出现在你的面前,眼泪瞬间就到了眼眶,我看得出李军也有点儿惊讶,不过那一瞬间的表情马上就被一脸的不屑取代了。

李军回手搂过自己的女伴,冲赵炎扬了扬下巴就走了。

我还没回过神,赵炎拉起我的手,说你要这样的话,那咱还是别进去了。要不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我跟赵炎说,那我还是先回去吧,对不起了。赵炎一愣,一把拉住我,说我跟你说着玩儿呢,你怎么这么不识闹啊?我知道你跟李军有过一段儿,可是那不都过去了么。他都不在意,你跟这儿叫什么劲啊?

不由分说,赵炎拉着我往里走,找了个离李军最远的位置坐下了。

这个房间里有四张桌子,最前面还有一个展台,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不过一会儿,人到齐了,展台的灯一亮,就有几个人抬着一个跟箱子是的东西进来了。上面蒙着一块布,也看不见布下面到底是什么。

赵炎小声儿跟我说,今儿热闹啊,这个圈子的大佬都来了,看样子货色不错。我说什么货啊?赵炎一愣,说李军原来没带你来过?我说没有,赵炎靠回座位,没再说话。

这时,原本坐在观众席的一个男人走到展台上,说还是老规矩,20起,三次买定,然后就掀开了那层布。

那层布一掀开,赵炎就“嚯”了一声,我抬起头看过去,瞬间腿就软了……

猜你喜欢

女性看A片时的真实心态,惊呆

很多人的性爱技巧都是从情色电影里学到的,他们在看A片时也有很多自己的观点,还有一部分人把情色电影当作性教育来看,口味还是挺重的。 63%的女性想看A片,并认为这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2018-11-23

岛国姑娘用“小内内”扎头发

快到夏天了,妹子们的常态就是又湿又黏,你在关注妹子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妹子头上那个比较耀眼的发带呢,有一小撮比较细心的人发现,妹子们把身上的衣物循环利用了,

2018-11-23

原来妹子的锁骨是用来装……

错过了反手摸肚脐,别心塞,更塞心在这呢,最近什么挑战都冒出来了额,冰桶挑战,几年前不温不火的锁骨顶硬币也出来了,现在大家都不玩反手摸肚脐了,看看锁骨是怎么被玩坏的。 锁骨灌水:

2018-11-23

美女主播月收入10万用一半整容

女人的心从来都是贪婪的无底洞,本来已经足够美了,但还是不满足,希望自己永远守得住青春靓丽的容颜和姣好的身材,这不,20岁的美女主播,外表甜美身材修长,做YY主播月收入10万左右

2018-11-23

如何让男人变身撩妹高手

很多男人担心自己在床上的表现不能够让女性满足,他们都想变成床上“撩妹”高手,对此我们对女性做了一个调查,总结出一些实用的方法帮助男人实现床上猛男的想法。

201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