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小说:用实践证明我的童子之身

  • 时间:
  • 浏览:54
  • 来源:德祥微秀

冼梅的神情愈加温存,轻轻笑了下,又露出了那口错落有致的性牙,我忍无可忍,又开始动手解她的裤腰带。

她又轻轻将我搂住,趴在我耳边说道:我们是不是发展的太快了?

我喘着粗气说:不快,现在是与时俱进的时代,干啥也要讲究速度。NND,都啥时候了怎么还问这个?此时,老子实在受不了了,感觉自己快爆炸了了。

我准备双膀用尽全部的力气,将她那根不知啥品牌的腰带撕断。MD,中国的假冒伪劣商品这么多,为何单单她扎的这根腰带竟如此坚固。

冼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柔柔地说道:你不要再拽了,再拽就把我的腰带拽断了。我的腰带是内置开口的,你这样是打不开的。

我靠,老子忙活了半天,竟没有找到窍门。

腰带可忍而设计这款腰带的那B孰不可忍,RI他姥姥的。

我立起身子,低头观看她的腰带,看看怎么打开那个内置开口。这时,冼梅双手掩腰也坐了起来。

看她那样子,情*已经消去大半,我心中暗暗叫苦,急忙又待将她按倒。

她轻轻推开我的双手,将我拉到她的身边。眼含深情面呈认真地对我说:小吕,你是处男,我是快结婚的人了,姐可不能沾你这便宜。

我心中大呼:我不是处男,更不是童子,我都他妈的快成老男人了。

但口中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否则,前言不达后语,就会失去她对我的无比信任。

但心中确是焦急如焚,后悔不迭。

刚才干么非要打肿脸充他妈的胖子?明明是个熟男,偏偏说什么处男,更混账的还说是什么童子,这下弄巧成拙了。

她因为爱我,便要保护我,更要保护我这假处男之身。我欲哭无泪,怔怔地看着她,满腔的失望和沮丧。

看到我颓废的样子,她冲我笑笑,趴过身子,轻轻吻了吻我的面颊。小吕,不要这样,难道男女之间只有那事才行吗?等你以后找到你心爱的女孩子时,如果她是C女,你会为曾经失身于我而后悔的。姐是为你好。

我RI,这是什么谬论。我心中大呼:现在这么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上还有TM的什么C女?要找C女恐怕得到幼儿园去找。再说了,老子凭啥会为曾经失身于你而后悔,老子反而会大喜特喜,会为曾经与你有过鱼水之欢而自豪无比。

她看我默不作声,又亲了亲我的面颊,但我已是意兴阑珊,索然无味了,心中泣血,并且是大泣特泣。

一句弥天大谎竟使到嘴的肥肉飞了,老子真想拿头去撞小日本的木质推拉门。

冼梅此时已经开始动手系纽扣,这五颗解开的纽扣可是老子的劳动成果啊,你丫也太不尊重劳动者了,偶心中怨气横生。

小吕,姐是个感情至上主义者。她又柔柔地对我说道。

我心中那个气呀:靠,你是感情至上主义者?那老子就是性欲至上主义者了。你丫家里有准老公,再大的欲火回到家后也能扑灭。而老子呢?老子可是独居一人,被你撩起的焚身欲火找谁去灭去?去找小姐吗?老子还没有沦落到那种下贱地步,心中愈想愈气。

她看到我仍是默不作声、黯然神伤的样子,用双手捧住我的双颊,嘴里笑着说:来,高兴高兴,看看我。

就不看。

看不看?

就不看。

到底看不看?

还是不看。

当然了她是说出来的,而我则是心中狂叫而嘴中无语,双眼连根菠菜叶也没有了,只是垂眉赌气就不看她。

哼,你不看我,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

听到这句话后,显然她是生气了,如真不理我,那我还有什么盼头。本身老子就是庸俗人一个,没有巨人的坚强意志。

美女的一句威胁之语(要是猥亵该TM多爽),老子立即蔫了,马上抬起一对小眼,又TM的深情款款地看着她了。

晕,她还真有点生气了,秀眉已经紧蹙到一块了,樱桃性唇也赌气地撅了起来,昂首挺胸一股斗鸡的架势。

美女一生气,后果很严重,老子可是深谙此道。马上又色迷迷地笑了起来:我刚才聚精会神地咀嚼你的那些话语,也别说,还真富有哲理。我违心地说道。老子不这样说行吗?不这样说此丫的气难消啊!

果然,她听我如此说,斗鸡的架势一去不复返了。

欢从额角眉尖出,喜向腮边笑脸生,脸又变成了一朵花。MD,女人的脸也是说变就变,美女的脸更是瞬息万变。

关键时刻一句被我篡改过的名言又激励起老子的斗志了:B关漫道真如铁,早晚迈步从头越。

哼,你丫再变吧,老子以静制动,时刻保持坚定的信念: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黄河誓不还,不达桃花源洞不罢休。

虽说是她要请我,本来我打算她请客我付钱,但老子的色心没有满足,也就懒得去买单。

最后,她开着雷克萨斯将我送到了居住地,又和我做了个吻别,这才绝尘而去。

心情郁闷的我真想打一套黯然销魂掌来排解胸中的落魄,但老子没学过那东东,想打也不会打,只有抬头向天的份。

我看着天上的月亮,不由发出感慨: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那是何等的英雄气概。

偶连个到手的美女都没有捉到,估计上房揭瓦下地挖瓜都是老子的一种奢想,MD,只能回家用冷水狂洗贱体,以扑灭那几近焚身的欲火。

第二天一上班,我刚刚定下心来,好不容易刚将身心融入到工作中去,冼梅却是一个哈欠一个哈欠地打个不停,显是昨夜一晚没有睡好。

老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都睡好了,你丫为何睡不好?愈想愈不对头,她肯定昨晚和她准老公缠绵了一夜。

靠,她把老子给她挑起来的欲火都用到她对象身上了,让老子干靠一晚,那老子岂不成了个整布袋的?老子煞费苦心没得到实惠到头来却成了袁世凯(冤大头),这布袋岂不是整的有点大了?

你和老子谈感情,回去后和你对象狂欢,你是两头都不误。那老子呢?老子和你谈完感情后也就只能干靠了,除了憋还是憋,是不是存心让老子得前列腺炎?

老子为你付出的那一切不就是为了那一戳吗?你却连让老子的这关键一戳都剥夺了,那我还图什么?越想越气,心中愤愤不平起来。你这丫老子还不伺候了。

你不让老子上,难道老子就没有办法了?大不了老子按照网上说的,从小日本那里花钱买个充气娃娃,把你的面部照片放大后贴上,虽然略有遗憾,但做起来也差不了多少,想什么时候上就什么时候上,就是整宿整宿地累死了,你也奈何不了老子。你也别折磨偶了,老子实在受不了了,昨晚整整浇了几大桶冷水才将那焚身谷欠之火熄灭。想到这里,我心里又气又妒又酸又恨,索性赌气不理她了。

我暗暗将以前所定的路线方针政策做了大幅度的调整。将李感性扶正摆在了皇后位置;把潘潘丽提升到了贵妃;将冼性感的皇后地位毫不姑息地给废了,并将她的位次往后挪了又挪,先是妃,后是嫔,再是贵人,最后是常在,想想仍不解气,索性将她直接撸到了答应。哼,没将她贬谪到宫女已算是皇恩浩荡了。总之是眼不见心不烦,也不得不这样了,对于顽症需下猛药。这样一来,老子的心里才有了点好受,竟有了一种报复后的*感。

路线方针政策确定后,我也就不那么悲观气馁了,又恢复了以往的活力。

一上午没过完,冼性感那丫立马就感应到了我的变化了,女人的心就是细。她主动和我说了几句话,我也是应付了事。把她的俊脸气的蜡黄,NND,早该蜡黄了,你再不蜡黄老子可就拉黄拉稀了。

看到她依旧一个哈欠一个哈欠地打个不停,老子的妒火怨气不打一处来。奶奶的,你这个冼答应竟对朕如此稀里马虎,难道非得让朕将你逐出宫不可吗?想想老子还没有宠幸她,竟又有点舍不得。气闷之下,偶决定去找李皇后以抚慰朕那受伤的色心。

我来到李感性的办公室里借工作之便闲吹了一会,看了看她那对花房和翘,狠狠地过了过色瘾。顺便请了个小假,还没到中午下班时间,老子就回家睡倒倒了,省的看到冼性感那睡眠不足纵欲过度的衰样就心烦。

刚进家门,臭脚还没有穿上拖鞋,冼性感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喂,你这臭小子,今天是怎么回事?

哦,是冼姐姐啊,今天没怎么回事啊。我故意拖着尖细的长腔装作无事人的样子。

哼,还没怎么回事?你看你那脸就像霜打的茄子。她的气还真不小。我心道:你把老子都气成这样了,你生点气有什么?来而不往非也嘛。

哦,冼姐姐,没有啊,我昨晚没有睡好,所以今天上班提不起精神来。我又扯起了谎话。

哼,没睡好觉你的脸也不能那个熊样。我日,她竟然口出粗话。但听话音已不是很生气了。老子决定调侃调侃这丫。

冼姐姐,男人嘛,就得要有熊样,男人如果没有了熊样,岂不失去了男人的风采。你们女人想要这熊样也没有啊,嘿嘿……。说完竟止不住坏笑起来。

哼,你这个小色狼,就只知道那事。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已是轻柔起来。

偶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不但有熊,还浑身是黄毛。

哈哈……。老子的这句双关语,竟把冼答应给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女人的心真TM的是天上的云,一会阴来一会晴。

听她哈哈大笑,我在电话这边,伸嘴对着手机做亲嘴状,并有声。

她听到我这边的之声后,突然止住了笑,凝神听了会,问我:这是什么声音?我又了几声后,说道:我在和你千里之吻呢。

你这臭小子没个正经,不和你说了。随后她就挂断了电话。奶奶的,这丫肯定是带着幸福甜蜜的微笑挂断电话的,又把老子干靠了起来。

MD,朕就看你丫的表现,表现好了升为常在,表现不好贬为宫女,没有起色,那就在答应的位置上呆着吧。

匆匆扒了几口泡面,躺倒床上待要迷迷糊糊睡去。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这是老子设在手机上的铃声)。

心中暗操,这是谁打老子的手机,也不分时候。气恼地抓起床头的手机一看,我的乖乖,乖乖龙的东,是朕的皇后打来的。

你好,杏姐。我为了实现将这个皇后按倒在床的目的,先在称呼上做了手脚。不再称呼她为李主任,而是杏姐,当然了,这是不守着外人的情况下才这么叫,显得更加亲切。没想到,我呼她杏姐,竟比叫她李主任还让她高兴。

呵呵,小吕,吃饭了吗?

吃过了。心想:还真TM关心偶。

小吕,是这样的,下午两点在上级行六楼会议室有个培训,你去吧。睡完中午觉,你从家里直接过去参加培训,下午就不用再到单位来了,正好借机休息休息。

额地那个娘额,还是朕的皇后心疼朕。我心中边感激口中边说道:谢谢杏姐!

她在电话那头温柔地一笑,便挂断了电话,老子心中那个美啊,美美地睡了一觉。

睡足了午觉,一看表已经一点五十分了,心中大急。几个兔起鹘落到了楼下,打的飞奔而去。

到了地方,终究还是迟到了,在门口领了培训资料,灰溜溜地来到最后一排找了个边位坐下。

此时整个大会议室里几乎坐满了人。

主席台上正有个秃顶的中年男子在讲话,讲的是如何重视此次培训,如何好好听课之类的屁话。听这B的口气应是TM的什么领导。这厮旁边坐着一个戴眼镜非常清秀的小女子,看样子讲课的应该是她。

MD,老子一看到这样的秃顶就想开口海骂。上学时,听哥儿们说秃顶的男子,尤其是秃顶的中年男子,更甚的是秃顶的中年男子再TM的有个一官半职,基本上都是太英文老二的虫子,这丫该不会是那样的虫子吧?老子愈看他愈不顺眼。

这秃顶虫子婆婆妈妈地地嗦了很长时间,不就是个开场白吗?至于这么腻歪人吗?听的老子昏昏欲睡。又不知他唠叨了多长时间,那B嘴才闭上了(讲话总算结束了)。老子立即打起精神准备好好听那个清秀女子讲课。

接着那个清秀女子开始讲课,声音贼好听,莺声燕语的,但就是所讲内容老子实在听不进去,讲的是一些纯业务方面的东东,枯燥无味。

正当又待昏昏欲睡时,左边传来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女子身上特有的体香。扭头一看,紧靠我左边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MD,刚才怎么没有注意到身边还有如此女子,险些错过。

她正在认真听讲,还不时地在笔记本上记着。想看看她的脸是个什么样子,但看不到,都被飘飘长发挡住了。低头记笔记的时候挡的最彻底,抬头听课的时候,老子也只能够看到她的鼻尖。

她不时地用手拢拢那瀑布般的长发,只要一拢顿时一阵体香传来。试了好几次想看看她那脸,但总是看不到,使劲往前探了探身子,还是看不到。MD,要是平时看到她那长发肯定很人,但此时却成了老子欣赏她的绊脚石,顿时感到她那头长发不那么可爱了。

偶便假装认真听课,实则细心观察她。看不到脸,那就先看看头发吧。她的长发没有烫染过,色泽又黑又亮,显得人很清纯。发质自然质朴,挥挥洒洒如瀑布,惹得老子心中小吟起来:日照香体生欲念,陡见瀑布挂左边。飞流直下一尺三,疑是仙女又下凡。

这女子如是仙女,那偶甘愿做那放牛娃娃,每年只在七月七见一见也是可以滴。想到这里便对她的脸产生了一睹为快的强烈念头,但这丫就是不扭头。

我又欣赏起她的手来。这丫的手指不但又白又嫩,还又细又长,留着长长的指甲,并且每根手指的指甲都很长,这就有点出指拔萃了。

看她的身材这丫很瘦,再加上那细长的手指和尖长的指甲,又加上这瀑布般的长发,我的脑中电念一闪,竟想起了《射雕英雄传》中的梅超风,愈看愈像,心中竟不由打了个寒颤,这丫该不会是专插男人脑袋的梅姐姐吧?

正当我望着她呆呆出神胡思乱想之际,她突然用右手拢了拢右边的长发,长发拢起,视眼开阔,她意识到右边有个人在呆呆地看她,便扭转头向我看来,她发现我竟那样专注地看着她,吃惊不小,手中的笔竟掉在了桌子上,整个脸绯红起来。

这一下搞的老子竟有点狼狈不堪,急忙收起色眼,色脸向她微微一笑。她很不自然地也向我笑笑,有点皮笑肉不笑,便急忙又转过头去认真听课。MD,这丫倒是很喜欢学习。

刚才有点事出突然,竟没有看清她的脸是什么样子,不免有点茫然若失。不能再看了,再看被人家告个性*扰之类的就麻烦了。听课又听不进去,只好低头在本子上乱写乱画起来。

单位上的培训历来都是狂塞猛灌,连中间休息的时间也不给,奶奶的,国有银行也他妈的开始想方设法地剥削人了。

这时,已经开始有人陆陆续续地起来去上厕所。

我也想趁机出去放松一把,刚待起身,梅超风扭头问了我一句:你是那个支行的?

呀?我想找机会和她聊聊,一直没逮着机会,她竟主动送上门来,那就别怕老子*扰你了。

我是**支行的,你呢?

我是**支行的,我用一下你的笔好吗?

汗,她主动和我说话,原来竟是借笔用。

菜,我将笔给了她。

她接过后,又开始记了起来。

这次我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脸庞清瘦,皮肤红润,戴着眼镜,双眸清澈纯真,说不上美但也说不上丑。

最突出的特点是她的嘴唇较厚,显得有些性感。她浑身这么瘦,唯独嘴唇却如此之肥厚,透着过来亲亲我的韵味。我的色友曾经告诉过我,女子的嘴唇厚,那个地方也厚,惹得老子又胡思乱想起来。

看她没有再扭头和我说话的意思,我心中暗骂一句:臭小娘,真没情调。便起身去上厕所了。

上完厕所,又在走廊上逛了逛,最后实在没逛头了,这才又回到会议室里继续忍受那讲课的清秀女子的蹂躏。

小眼一瞥,梅超风同志仍是津津有味地听着,MD,什么听头,天下的习都让你这丫学去了。

看样子她是不准备再和我说话了,最多在学习结束时说声谢谢将笔还给我完事了。忍无可忍之下,我决定无话找话和她聊聊。

刚才她说是**支行的,她那支行比我那支行还小,我在她面前竟有一种老大哥的感觉。

我趴下身子靠近她问道:你做什么工作?

哦,在办公室里。

我也在办公室里。

你在办公室里做什么?

主要是写材料。

我也是写材料的,我们是一个工种。这丫和我都是苦命人,都是耍笔杆子的脑力劳动者。

她微微一笑,但眼神中明显带有一种不耐烦的神情,分明是嫌我打扰她听课。妈的,你使老子的笔,老子和你聊几句你还不耐烦?哼,偶是遇挫愈勇,你越嫌烦老子还就越无话达拉话。

你叫什么名字?我直接料当地问她。

我叫冯文青。

双马冯,文化的文,清秀的清?

不是,是青春的青。

说完,还白了我一眼,就不再说话了。老子暗道:你这丫也太没礼貌了,偶问你姓名,最起码你也得问问老子的姓名啊。

看她又不理我了,老子只好腆着老脸厚颜无耻的自我介绍道:我叫吕大聪。

这次她只是轻点了下头,连看也不看我了。饶是老子脸皮再厚,也无法继续下去了。NND,我猛地想起了李颀所作《送魏万之京》中的名句:莫是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MD,既然你这丫不和老子寻乐,那偶也就不再在你丫身上浪费时间了。

又被那讲课的清秀女子蹂躏了半个多小时,培训才终于结束了。

我伸了伸懒腰,收拾东西刚待走。那丫扭头对我说了声谢谢,并将笔还给了我,果真如我猜想的一模一样。

参加培训的人陆陆续续向电梯口走去,我由于迟到坐在了最后一排,出来的也是最后。看看那么多人都在等电梯,我决定从这六楼顺着楼梯走下去,权当锻炼锻炼,好为以后对付美女有个好身体做准备。

我刚转过楼梯口,就见冯文青走在我的前边,看样子她也是要从楼梯上走下去。从背后看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一个梅超风,她穿着的高跟鞋鞋跟又细又长,足有十公分高,这倒和她的瘦长骨骼很对称,看的出来这丫很会打扮。

她的高跟鞋在楼梯上发出的咔咔声大的有点刺耳,如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就她这体型,她那长长的指甲,再加那头瀑布长发,突然出现在别人面前,保证十个人得有五对半吓的哇哇叫。

往下走了几个台阶,她的手机响了,不知是谁给她打的电话,她边接听边咯咯娇笑,声音还是蛮好听的。

突然她身子一个趔趄,脚下没有踩稳,扑通一声摔到在地,她‘啊’的一声大叫,同时传来一声喀嚓的骨裂声。把跟在后面的我给吓了一跳。只见她坐在地上,用手抱着左脚踝‘哎呀哎呀’直叫,整个头都埋了下去,想必是非常疼痛。

猜你喜欢

女性看A片时的真实心态,惊呆

很多人的性爱技巧都是从情色电影里学到的,他们在看A片时也有很多自己的观点,还有一部分人把情色电影当作性教育来看,口味还是挺重的。 63%的女性想看A片,并认为这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2018-11-23

岛国姑娘用“小内内”扎头发

快到夏天了,妹子们的常态就是又湿又黏,你在关注妹子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妹子头上那个比较耀眼的发带呢,有一小撮比较细心的人发现,妹子们把身上的衣物循环利用了,

2018-11-23

原来妹子的锁骨是用来装……

错过了反手摸肚脐,别心塞,更塞心在这呢,最近什么挑战都冒出来了额,冰桶挑战,几年前不温不火的锁骨顶硬币也出来了,现在大家都不玩反手摸肚脐了,看看锁骨是怎么被玩坏的。 锁骨灌水:

2018-11-23

美女主播月收入10万用一半整容

女人的心从来都是贪婪的无底洞,本来已经足够美了,但还是不满足,希望自己永远守得住青春靓丽的容颜和姣好的身材,这不,20岁的美女主播,外表甜美身材修长,做YY主播月收入10万左右

2018-11-23

如何让男人变身撩妹高手

很多男人担心自己在床上的表现不能够让女性满足,他们都想变成床上“撩妹”高手,对此我们对女性做了一个调查,总结出一些实用的方法帮助男人实现床上猛男的想法。

2018-11-23